勒流街道僅余勒北、沖鶴、扶閭和三江船廠4道渡口

來源:珠江商報 時間:2019-12-03 09:50
  佛山新聞網訊 珠江商報記者陳培儀 周焯杰報道:12月1日,勒流稔海渡口正式撤渡,渡口不遠處的菊花灣大橋成為日后村民往來兩岸的最近通道。而就在11月30日,不少村民和周邊鎮街的市民結伴來到這里,與稔海渡口共度其“退休”前的最后一個工作日。
  上千人來和渡口說聲再見
  “爸爸,我們來做什么呀?”
  “來坐渡船啊。”
  “為什么啊?”
  “因為只有今天可以坐啦,明天就停運了。”
  ……
  “你也來啦?”
  “是啊。”
  ……
  前往渡口的路上,記者不時聽到這樣的對話。人們或拖家帶口,或結伴而來,或不期而遇,都是奔著同一個目的而來。
11 月29 日傍晚,稔海輪渡搭載市民前往對岸,其中不少為專門在渡口撤渡前前來感受的市民。
  “岸上的人靠邊站,讓船上的人先出來!”在稔海渡口,粵順德渡6033準備靠岸,渡口經營方伍毅隆邊大聲吆喝,邊利索地跳上岸來拴好繩索,拉開船閘。一批乘客下船,一批乘客馬上上船,“等下一趟,滿人了,”截住人潮,伍毅隆拉上船閘,伴隨一陣聲響,渡船又一次駛向對岸的翁花沙渡口。
  往常半小時一班次的渡船,當日仿佛“沒了規矩”。岸上是越排越長的隊伍,水上是每次只能載客40人的渡船,為了不讓專門前來和渡口說再見的人們失望,渡船幾乎不停歇地往返兩岸。伍毅隆邊收船費邊告訴記者,人特別多,起碼來了上千人,忙得連午飯都沒時間吃。
  從稔海渡口坐渡船到對岸大約需要5分鐘,乘客們有的在閑聊,有的靜靜看向不遠處的菊花灣大橋,享受渡船上看到的風景。
  在翁花沙渡口這邊,同樣站滿了候船的市民。“船快來了,快站這。”候船期間,市民梁霞阿姨忙著給孫女和渡船拍照。從北滘馬村過來的梁阿姨告訴記者,得知稔海渡口要停運,她就跟自己說一定要過來再坐一遍,順便帶孫女過來感受一下。已經好幾年不曾乘坐渡船的梁阿姨回憶,以前經常坐渡船到稔海吃牛雜,去市場買東西,“如今撤渡了,還是挺可惜的”。
11月29日傍晚,等待搭輪渡過河的市民。
  曾是往返兩岸的唯一方式
  據了解,200多年前,有林、何姓人在稔海的沙灘捕魚耕作定居,將“林何”諧音改村名為“稔海”,意思為豐收稔熟的海灘沃地。后來,周、梁、伍、洪、羅等姓人遷入,發展成為村落。北江支流順德水道穿越轄區,把一個村分成了一河兩岸的村居美景。
  在渡口候船期間,有些村民聊起了以前的故事。翁花沙曾是一片荒蕪之地,對岸的稔海人扒艇來到此處耕作,成為這片土地的“開荒者”。后來,村里修起了渡口,渡船便成了村民往返兩地的唯一交通方式,至今已有近40年歷史。
  駕駛渡船的有兩位師傅,鄧業喜及其弟弟鄧業壯。1991年從廣西來到勒流稔海工作的鄧業喜,做過保安、賣過早餐,也在市場賣過菜,后來當上了渡船駕駛師傅。往來稔海渡口與翁花沙渡口的航線,鄧業喜累計走了有10年時間。
  “從沒見過這么多人。”昨日,前來乘坐渡船的人潮讓鄧業喜感到驚訝,從業以來,除了春節和清明,他搭載的多是本村村民和往返兩岸的外來務工人員,人數不多。近年來,乘客人數更是銳減,幾乎只剩下一些到翁花沙耕作的老村民,今年71歲的梁棉森就是其中之一。
  梁棉森表示,由于翁花沙土地面積大,稔海村民都到這邊種甘蔗、種桑、養蠶、養魚,后來土地承包出去后,他也還在海邊的閑置地種了一些蔬菜,自給自足。
  在梁棉森看來,坐渡船到對岸,是經濟且安全的方式。每天17點30前,本村村民可免費搭乘渡船,相比在河道上扒艇,渡船的安全系數更高,“幾十年來,渡船沒有出過意外”。只是,當遇上大風大霧天氣,渡船停航時,梁棉森要騎車繞行至黃龍特大橋過對岸,耗時1小時以上。
稔海輪渡橫跨順德水道,其后方是已經通車的菊花灣大橋。
  大橋成為新的“擺渡人”
  9月28日,菊花灣大橋主線通車,敲響了稔海渡口停運的鐘聲。11月24日,稔海村委會對外公告稱,12月1日起正式對稔海渡口進行撤渡。
  事實上,伍毅隆早在2015年就“預知”了這件事。當年,伍毅隆競投稔海渡口經營權中標后,稔海村委會就跟他提了撤渡的事情,“當時已經說明白,大橋一旦通車,渡口就要關停”。隨著菊花灣大橋的通車,近兩個月搭乘渡船的人再度減少,伍毅隆也虧本了兩三萬。
  撤渡的原因,稔海村委會也在公告中說明:由于菊花灣大橋已正式通車,連接村兩岸的交通網絡已十分完善,而稔海渡口現時過渡人員稀少,同時渡船設備老化、故障多,渡口硬件設施陳舊,經營維護成本巨大,同時也存在較大安全隱患。
  在稔海村民看來,心中雖然有些不舍,但也明白撤渡是必然的。而村民對渡口的依賴有多深,對大橋的渴望就有多濃。想起以前村民之間的閑聊,梁棉森動情地說:“真的很期盼能有一座橋。”
  撤渡后,梁棉森將徹底改變出行路徑,騎車從家出發經由菊花灣大橋到耕作的地方,全程起碼35分鐘。他給記者算了一條“時間數”,以前從家里騎自行車到稔海渡口只要幾分鐘,掐準時間到渡口坐上渡船,下船后騎十來分鐘就到目的地,總時長只要20多分鐘。
  盡管日后的出行需要花費更多的力氣和時間,但梁棉森認為,“有橋,一定是更好的”。因為,再遇上大風大霧天氣,梁棉森不再需要繞行到更遠的地方過對岸了。
  隨著稔海渡口的撤渡,勒流街道僅余下勒北、沖鶴、扶閭和三江船廠4道渡口。 

(責任編輯:許卓)

365官方網址 中原河北麻将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