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鴉洲渡口: 一人一船長相守 一靜一鬧總相宜

來源:佛山日報 時間:2017-11-24 08:45

渡船抵達老鴉洲渡口,乘客下船。

老鴉洲渡口只有一艘渡船,盧錫輝是渡船上的唯一一名船工。2004年至今的13年里,盧錫輝朝夕不改為村民出行保駕護航。

  佛山新聞網訊 佛山日報報道:老鴉洲,是位于西、北江交匯處的小島,隔北江與三水老縣城河口相望,思賢滘那頭則是三水文風昌盛地昆都山。島上曾經居住著200多人,如今都搬出島,但辛勤的農人仍在島上耕種。作為一個江心島,渡船成為島上人員往來該島的唯一出行方式。

  渡船連接島與岸

  “轟、轟、轟……”厚重的引擎聲響起,老鴉洲渡口的渡船再次啟航,開往河中央的老鴉洲島。前日下午,在等待近一個小時后,記者終于登上了渡船。“我們正常是一天四班,早上一班,中午兩班,下午5時半最后一班。”渡口負責人盧錫輝說,“因為正好有幾名乘客在等,湊在一起正好一船人,可以開一班。”

  說話間,渡船緩緩離岸,駛向江心。與我同渡的除了兩名農民,還有幾位商人模樣的人。一聊,原來他們是來島上考察的。“老鴉洲島上還有大片的土地,想承包出去,我們一起去看看現場,是否能投資。”一位客商說。

  渡船一路逆水而上,可見大量小木船靠在岸邊,船上曬著衣服,還有晾曬的臘魚。岸邊就是三水有名的水上村,居民都是漁民,長年逐魚而居,現在魚類資源匱乏,他們中不少人選擇上岸進工廠謀生路,但仍有少數中老年人堅守著老祖宗傳下來的生計。

  幾分鐘后,渡船漸漸靠岸,抵達老鴉洲。老鴉洲是西江、北江交匯處的一個三角形沙島,這里位置獨特,往北74公里是清遠,往南75公里是廣州,往西50公里是肇慶。思賢滘從老鴉洲旁流過,洪水多發時節常現鴛鴦水奇觀,隔河相望的是三水文風昌盛地昆都山。島上雞犬相聞,農人辛苦耕種,怡然自樂。有村民說,村里的景色,曾引來了很多游客,常有人上島拍攝婚紗照。

  從小木船到大鐵船

  地處江心,渡船是通往老鴉洲的唯一交通方式。由于島上人員不多,該渡口只有一艘渡船,也只有一名船工,那就是盧錫輝。但此次我們去時,盧錫輝卻充當起收費員來,原來他的船工證正在年審,但渡船又不能無人駕駛,他只好請了一位駕駛員臨時代替他。

  棄船登岸,漫步小島,偶見田地里勞作的人們。島上的大部分房子也有人打掃,“但到了晚上,人們就乘船回到河口。”盧錫輝說,原來有兩三百人居住在島上,如今只剩下2位老人常住,其他村民均已在西南等地購房、生活。老鴉洲也逐漸回歸到了原始生態,人煙稀少,絕大部分房子都常年空著。

  回程時,盧錫輝和我們聊起老鴉洲渡船軼事。“島上最早出行靠的是小木船,只能乘坐幾個人。”盧錫輝說,以前幾乎每年島上都會被洪水淹沒,所以島上的居民家家戶戶都備有小木船。不知何時起,渡口換了水泥船。“水泥船?能行嗎?”記者充滿疑慮。“瞧,那不就是水泥船嘛!”盧錫輝指著江岸邊兩艘老船說,用水泥模制作,雖然造價不貴,但經不起碰撞。所以后來又改回木船,只是體積大一些,可以裝近30人。

  大約20多年前,渡船換成了大鐵船,安全性能大大提升。2004年開始,盧錫輝開始負責渡口渡船經營,13年來朝夕不改,為老鴉洲村民出行保駕護航。

  渡口的靜與鬧

  渡船再次抵達河口老鴉洲渡口時,時針指向下午4時。原本安靜的渡口熱鬧起來,從四面八方回來的漁船塞滿了整個渡口。在盧錫輝的指揮下,兩艘漁船讓出道來,渡船才抵達岸邊。

  記者粗略地數了一下,共有10多艘漁船停靠渡口。為何下午4時漁船紛紛靠岸。原來每天天還不亮,漁民們就“出海”作業了,捕撈河魚、河蝦和河螺。近年來,河里的魚類資源漸漸匱乏,漁民們收獲的魚蝦并不多,所以河螺則成為了他們捕撈的主要對象。只見每一艘船上,要么夫妻合作,要么父子同心,用特制的工具篩選出螺,然后裝袋。岸上,一個多小時前一輛白色的小貨車停在岸邊,等待著貨物到來。過稱后,兩名大漢把一袋袋的螺扔上貨車,“堆高點,堆高點,今天可以多裝點。”司機大聲喊道。此時的老鴉洲渡口成為了一個熱鬧的臨時河鮮收購集市。

  而一個小時之前的老鴉洲渡口,安靜地可以聽到微風吹過的聲音。渡口旁的海鮮酒樓停止了營業,整個渡口只有一兩位村民在等待渡船的到來。只有偶爾經過的沙船引擎聲打破渡口的安靜。在靜謐中,看著不遠處的百年老海關、百年老郵局和民國時期建的半江橋,時間仿佛凝固了。

  在動與靜的交替中,老鴉洲渡口經歷了歷史變遷,但無論是過去,還是現在,渡船都是通往島上的唯一交通工具,渡口的故事還將持續上演。

  (文/圖 佛山日報記者賓水林)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佛山新聞網無關。其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,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網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網友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(責任編輯:韋福云)

365官方網址 中原河北麻将下载app